历史相关‖
主魏晋/战国/英美文学‖
假装一本正经☜

【曹丕/司马懿】清风夜起

*依旧很短

*仲达追忆向


“我无意将您比作任何人。”


  他称病不出,旁人也就当真信了。

  这天,他是独自在家的。有风吹过,风起念离人。他突然就站了起来,四下寻找着那人的诗篇。


  他读着曹丕的诗,读到“载主而征,救民涂炭”,读到“清风夜起,悲笳微吟”,读到“吴会非我乡,安得久留滞”最后都化在那句轻不可闻的叹息里——

  忧来思君不敢忘。

“忧来思君…不敢忘。”


  于是他想起一场雨。

  他...

【荀彧/郭嘉】通往未知城堡.AU

*新风格的尝试

*郭嘉部分人设来源于童话DLC

   那只金丝雀呀,含着泪行坚信礼。*

 

   文若……荀文若……

   他听到有人在呼唤。周身是一片漆黑,他站在悬挂着巨幅画像的厅堂。一声尖厉的鸟鸣。他回过头,在这黑暗栖息的地方,看到了一只金丝雀。

   翅膀震动空气发出的声响他听得真切,鸟儿没有丝毫停留地从他身边掠过,墙上的画像依旧静止。他看向它——画中人的脸在黑暗中并不太清晰,只能勉强辨认出是个少年,一个纤瘦的英俊少年,兴许是城堡的主人吧。随着鸟鸣...

【贾充/荀勖】暖冬.AU

*第一人称

*一个短小的故事


  我不知道还能为他说些什么。

  我看到冬日的阳光,于是想到他的眼睛。我喜欢趁他不注意时看向那双眼睛,并不是十分明亮的红色,沉淀着时光的气息,慵懒、浑浊,直看到人心里。


“你总是个温柔的情人,公曾。”我曾这么对他说过。


  偶尔,他会同我在夜间散步,也仅仅是散步。他时不时偏头看向我,然后哼唱起不知名的小调,这时我疑惑的视线,他从来不躲。

  我也想过,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他爱前人的书籍,工作时会带上一幅金边...

【贾充/荀勖】我于葬礼.AU

*第一人称

*主要角色死亡


   我是在出差途中接到司马昭电话的。


   “贾充死了”他低沉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我耳边,带给我强烈的不真实感。那边司马昭许久未听到我的回话,轻叹一声,略微交代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我仍没能摆脱那莫名的压抑。正午的太阳囚禁了微风,我眯起眼睛看着天空,于是想起他也在这片天空下。子上说若是我现在赶回去,还能来得及参加他的葬礼。明天下午过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钟会/荀勖】杂音

 *第一人称

    这样想来我与他确实是相识已久了,按照辈分我或许还该称他一声小舅。

    他是个不那么让人省心的人。我自小寄住在他们家,其中具体的细节倒是记不太清了,只是那时小舅——我实在不愿这么称呼他,毕竟他的年纪较我还小上几分——那时他才堪堪到我肩膀,还是个被全家宠着的孩子,和三舅的关系也不那么糟糕。

    只是这敏惠夙成的家伙,好似独独与我不对盘。至于我是如何在休息前发现床榻已然变得乱七八糟,或是在几案上发现用我的字迹书写的、赞美他的文章实在是不...

【杂谈】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

热闹后总得为自己留下点什么

一只白°:

同人是个什么圈,有人为了自娱,有人为了娱人,有人先自娱后娱人,这不能判高下。这地方没门槛,说起来就凭一个喜欢,我原来不服,你再喜欢有什么用,你智障你ooc,你下笔跟黑一般,你还有理由了?后来觉得当时太年轻,喜欢的角色到底是官方给的,还是我自己从官方那理解的?
在北极待惯了,完全不在意热度,但希望有同好聊聊天,让我知道这荒郊野岭的不止我一个在躺尸就好。
说真的,没个圈都有那么一两个镇圈的大大,我每次看完两篇总会想几百的热度为啥水平堪堪一个应试作文的水平呢,怎么就三流言情的水平了呢。
后来也想通了,同人圈有四分之三是交友圈,写的人高兴看的人高兴就...

© 苏若曾 | Powered by LOFTER